建湖农业网

有去无回之旅 中国数百无畏之人报名火星单程游

几天前,一家名为火星1号的荷兰公司宣布,计划在2023年前为四名宇航员发射一次“单程”火星之旅。 在迄今收到的37,000多份申请中,中国人的数量已超过450人。 这些中国申请者只是在谈论还是认真对待这一选择?是什么力量驱使他们参加这次不寻常的冒险?

中国人民有强烈的参与愿望,但对此知之甚少

《北京青年报》记者采访的四名申请人来自不同的年龄组,从18岁到40岁不等。他们都清楚地意识到这是一次单程旅行,并且仍然表示愿意去。 不仅如此,这些申请者表达了他们被选中的强烈愿望。 昆明的王文明给记者发来了我的介绍,表达了他的决心。他还希望记者能帮他制作一段应用视频。

这三个申请人担心英语是个短板,会成为他们申请的障碍。 四川都江堰的马强(Ma Qiang)表示,他通常使用英语翻译软件进行交流,这不可避免地会导致文本出现错误。

在采访中,记者发现这四个人对项目的过程、使用的技术和筹资方式了解不多。 当被问及项目的细节时,他们都说他们没有深入了解。 自从他们报名以来,他们的生活已经改变了。 四川的马强已经收到了《纽约时报》的采访预约,而匈牙利媒体已经联系了厦门大学的陈骁。

“512”地震后,马强瞧不起生与死,认为他应该“做点什么”。 即使不成功,我也希望成为那个“扔砖引玉”的人

马强在四川都江堰经营着一家“农舍”。今天是他和未婚妻举行快乐活动的日子。然而,如果他能被选中参与公司的火星登陆计划,他将离开妻子和孩子,在8年后在火星上度过余生。

马强说他喜欢自由和享受生活。去年7月,他结束了在老挝的生意,回到都江堰,开始了这个“农家娱乐”

说起他的农家生活,马强觉得太孤独了,但是只要有互联网,他就可以呆在任何地方。“我不能与外界失去联系,我是一个习惯于在外面跑步的人。”这个荷兰公司的计划是他在国外网站上看到的。 马强说他现在对生活“非常开放”。虽然“平淡的生活也很好”,但他觉得自己的本性是“不稳定的”

马强说,由于?缒昃难盗罚氖导芰蜕婺芰Ψ浅G俊? 1993年,他成为中国第一批走在大街上的110名巡警,“遭遇各种各样的危险” 四年后,他参加了中国在东南亚的援助项目,并从那以后一直参与东南亚的电站建设。 2004年,为了学习英语,他自费去了马耳他,并在岛上住了半年。他形容这里是一个适合生活的“风景如画”的地方,但是他英语学得不好。

后来马强从一家国企辞职,独自去老挝做生意,在老挝生活的两年时间里,他已经能够与当地人沟通,推销中国汽车,还做到了公司的项目经理。

经历“512”看淡生死 只想“做些什么”

谈起自己的经历,马强总是说绕不开“512”汶川大地震。地震时,他与战友在室内聊天,感到楼宇震动后,他们迅速逃离,“幸亏是身手好”,马强激动地说,楼层不高,跳窗后落在地面根本站不稳,路面剧烈摇晃,再看身后,房倒屋塌。

他觉得自己幸运,但没来得及回味,便加入了救援组织和爱心组织。那一段时间,他经历过为了营救而砍断孩子腿的场面,亲眼目睹层层堆叠的尸体,“那个时候救人救到不知疲倦,直到疲劳驾驶在高速路上撞车”。

经历过这场灾难的人,对生死多少都会有新的认识。马强觉得人生是一次并不长的旅行,总是要抓紧“做些什么”让它有点意义,而“火星之旅”正是一次“做些什么”的机会。

新婚妻子很支持 战友笑他“疯癫”

马强这几天没有来照顾生意,原因是39岁的他要与小9岁的邓女士结婚了,喜事就定在今明两天。两个人相识5个月,相恋3个月,用他的话说,“我们是闪婚”,因为彼此脾气秉性都相投,相互独立。

当记者采访时,邓女士刚刚取回了婚纱和一套婚纱照。她表示对马先生的这一选择很支持。她说:“我们谁也不干涉谁。人是独立的。没有彼此,这么多年也还是过来了。”她自己也十分喜欢到处走走,两个人也是因为这个结缘的。前几天她刚刚独自一人驾车去西藏旅行。

就在记者采访的时候,马强的两位战友走进了他的农家院。战友对马强报名要登火星的事情并不关心,还是相约吃吃喝喝,只是向记者介绍,他是一个“半疯状态”的人。

在马强看来,能登上火星也不仅仅代表自己,里面有使命的色彩,“全世界其他国家有人能上去的话,中国人是不是也应该有人能上去?”

很清楚自己是“小白鼠” 希望孩子为我骄傲

记者:对自己目前的生活状态满意吗?

马强:经历了很多事,现在对生活看得比较开,年轻时想要的物质的东西现在很多都不想了,只是觉得人总是应该做些事情。如果这一次计划没能成,生活还是一样继续,我就是喜欢到处走,现在最想去美洲和南北极。

记者:在看到这一个项目的时候,一下就吸引了自己,还是慢慢接受这样一个计划?

马强:第一个想到的是“这可能吗”。然后开始觉得这样一个“有去无回”的旅程反倒是自己的机会。因为要移民入驻火星,对于理智一些的人,尤其是年轻人来说,都不太可能去参加,如果别人不愿意,自己的机会就来了。

记者:想象过如果真的登陆了火星,后半生的生活是什么样子吗?

马强:我想在上面是要参与建设的,而不是闲着。我的动手能力很强,从小在水电站长大,当过兵,能使用各种轻重型武器,援建的时候也要会使用多种机械。

记者:了解登陆火星可能让志愿者置身于什么样的危险中吗?

马强:我很清楚。我觉得就像小白鼠吧,上去当试验品了。说要命就要命了,因为这不是换个小区、换个国籍,而是换个星球,而且还得自己开发。

记者:那是什么驱使自己报名参加呢?不害怕吗?

马强:我觉得“512”地震对我的影响是一个原因。看淡生死了,我觉得应该把力量放在有意义的事情上,想在有生之年做点事情。还有就是我这人“坐不住”,不是一个安分的人。另外,我认为这是一个好事情,我对自己现在信心不足,如果我最后没能得到机会,我也希望自己是抛砖引玉的人。

记者:亲人怎么办?

马强:父母很通达,他们不跟我住在一起,我们都是互不影响,自己的事情都是自己决定。如果真的能去,也还有8年的时间,那个时候,家里事务打理好了,孩子也长大了。我觉得到时候我的孩子更多的是为自己的爸爸骄傲。

记者:了解项目的选拔和发射流程吗?

马强:我的英文不好,都是借助翻译软件与对方沟通的。技术什么的我不懂。

记者:了解它的研究力量和商业模式吗?觉得这一计划能实现吗?

马强:只知道是一个私人的机构。仔细想来,如果没有大的财团的支持,或者政府的背景,难度应该挺大的。只要能选上我就去,但是如果让我自掏腰包去参加,我肯定不干。

记者:开始做相应的准备工作了吗?

马强:我有在部队时候的一套训练方法,恢复身体状态应该不成问题,但是毕竟年龄大了,不能跟年轻时候比。现在还有一个问题是英语,不过8年之后应该可以实现佩戴实时的翻译机了。

真人秀选拔 志愿者上火星

“火星一号”计划在2023年将首批4名宇航员发射升空,这些志愿者将“只去不回”,在火星度过余生。初选条件没有对报名者提出什么硬性要求,只要求年满十八岁。

这一计划的各个阶段,从宇航员的筛选到他们进行训练,从无人火星航天器的发射到正式登陆火星和日常居住,都将通过电视广播向全球播出。根据该公司的计划,宇航员的筛选将是一场大规模的电视真人秀。

根据此前本报记者对航天专家庞之浩的采访,“只去不回”的航天之旅给宇航员带来极大的风险,项目是否能够被人类伦理学接受还未可知。并且,他认为这一项目成功可能性较低。

厦门大学学生小陈:“想寻梦无奈父母命不可违”

厦门大学学生小陈是通过“火星一号”项目的网页了解到这一计划的。他今年刚好18岁。小陈说自己从小就喜欢阅读航空航天相关的知识,曾经最大的梦想是当飞行员,高中毕业时参加了相关考试,笔试的成绩不够,这一梦想搁浅了。他觉得参加这一项目是一个实现自己梦想的机会。

报名以后他与父母商量,起初父母同意,但当得知“有去无回”时,父母再也不肯答应。小陈说不能违背父母的意愿,现在正与父母积极沟通。

记者问:如果真的选中了去参加全国电视选拔会去吗?小陈说只要到时父母同意了就会去。

昆明地质工程师王文明:“我去火星探险没有后顾之忧”

王文明称“火星一号”计划从网上出来的第一天他就看到并追踪这一消息。他觉得这一项目是一次全新的探索,而他本人喜欢“探索的过程”。今年30岁的他,2005年毕业于昆明理工大学。毕业后从事地质勘察,目前在云南一家地质矿业有限公司工作,担任项目经理。

他向家人说明要报名参加这个计划,家人表示赞同。未婚的他有兄弟姊妹6人,父母可以由兄弟姊妹照顾,所有“没有后顾之忧”。

王文明说英文很不好,年龄也有些偏大,对于这次选拔信心不大,但是会尽全力。目前的任务是要制作一个个人宣传视频并准备提交到报名网站。

他知道在送宇航员之前会进行8次不载人的发射,只有在这8次都成功的前提下才会载人,所以,他认为这是可以接受的。但是对项目的具体细节他表示并没有深入了解。

大学毕业生陈青云:“梦想经历波澜壮阔的人生”

陈青云是一名去年刚刚毕业的大学生,学的是水利水电建筑工程专业。他通过国内的电视媒体了解到这一项目。

目前,他在一家国有控股公司做着白领,但平淡的生活不是他想要的,他更希望度过“波澜壮阔的一生”。他说地理大发现时代给他的心灵带来一种“无比的震撼”,曾经梦想当一名水手,经历那些大航海时代的先哲们航行在浩渺无际的大海中的情景。

陈青云觉得加入“火星一号”计划能够成就自己毕生探寻的梦想,认为这是自己的机会来了。他透露了自己对这一项目的充分信任,但是坦言自己并没有对此有更多的了解和认识。